硅基生物小肥清

明知自己是文盲
非要瞎个叽吧写

灵能百分百【师匠篇自我解读】

写的是师匠篇的内容,加了点ED里头的元素进去,感觉并不算是同人,只是把我想写的东西写了出来。

最喜欢师匠篇是因为,这个故事,one老师把孩子与大人之间的成长所带来的冲突和影响,表现得淋漓尽致,师匠篇是个很温暖很感人的故事。

————

天才此等人,并不是说那种天生就拥有异于常人的能力的人,那些有超人记忆力的,有超快的心算能力的,甚至是有超能力的人,都不能赋予天才这一褒贬两极分化的称号。真正的天才,是能够对付任何人事,能够迅速的抓住事物的要领并且把握它、领导它、征服它的本领。灵幻新隆正是这样的人。

但是,人类都有个名为喜新厌旧的毛病,它跟好奇心像绑在同一根稻草上的蚂蚱,时时刻刻将人类的特质磨损、磨平,这样东西在天才的身上体现更为突出,这也合理地解释了少数的天才为什么不能有效地统治愚笨的大部分人,他们都过于依赖兴趣,能够在好奇心旺盛的时候控制周围,却没能时时刻刻把握自己。灵幻新隆也是这样的人。

可无论是什么人,都会有憧憬的东西,无论多少,无论高低。憧憬的事物多半建立在现有事物的基础上,比原本拥有的多一点,高一点,就像饥饿的人憧憬食物,温饱的人憧憬安定一样。人类的欲望永无止境,恰到好处地掩盖了喜新厌旧的缺点。普通人憧憬有钱有权有地位有口碑的人一样高级的生活质量,天才憧憬有特殊能力比如超能力的人生而由来的特质。灵幻新隆就是这样的人。

这个人无论做什么事都游刃有余,却没有因此一帆风顺,他像个不安定的船帆,总想冲入暴雨中翻腾的海浪中,生活一旦如同烧开的热水般凉下来,厌倦和无趣就迅速袭来,原本就颜色不多的世界霎时间全然只剩下灰度不等的方块。但他还是珍惜生活的,对他来说,世界总有新奇的东西等待他来尝试,又有陈旧的东西迟早被抛弃,只要抓住一个奇想不放手,就一定能够在下一个新事物出现之前坚持更长一段时间。

厌倦了,又抓住了,但始终还会厌倦。

与人交往多了,知道如何包装靓丽,应付更多的人了,就会发现,所有人都是同样的面孔,欺骗他们的方法不外乎就那几种方法。毕竟世界的颜色除了黑白,也就不再更多。

但有一天,他见到了新的颜色。

那是个孩子,原本以为是个不懂事的妄想稚童,说着超能力这个灵幻一直假冒着、憧憬着,遥不可及的事,露出疑惑的渴求的眼神询问他。他没有激动,生活教会他好事从来不会自动送上门来,就像太阳永远不会主动跑到黑暗跟前献出光芒一样。

糊弄孩子还是很容易的,要回答问题更是容易,只要把一些老生常谈的,只要是成年人都懂得、唯有还没有经历过挫折的小孩子不晓得的,随便哪些心灵鸡汤书上的被成人不屑的所谓名言警句糅杂在一起,就轻避重地把答案全部推向“成为一个好人”这种模棱两可的方向既可。敷衍确实如此轻松,这样的话谁都能说,谁都听过,正因如此,听过的人都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很快就把这些忘却,重新投身入水深火热的成年人的生活之中。

但影山茂夫不是。

他是个小孩子,是真正的超能力者,正是如此,才没有人理解他内心深处的迷茫,也没有人为他点开前路的光。从没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就算是父母的教导,也没有一个同样是灵能力者的话来得实在。这种过来人的教导,就算是虚假的,也在那一刻显得异常真实。

他的回答误打误撞,正巧击中了茂夫的心房,说出了茂夫一直抓不住的答案。

说起来也是一个契机,正确点说是奇迹,对灵幻新隆来说,当他以为可以打发掉那孩子的时候,那孩子准确地用超能力接住了打翻的杯子,洒出的茶水像是在失重的太空里一样神奇地聚成一团变换形状。地面到外太空的距离,比普通人到超能力者的距离还要近些,但如今,一个如此接近的存在就这么人畜无害地摆在了他的面前,还是一个易于控制、欺骗的孩子。

手到擒来。

于是,之后的三年来,他都尽可能的利用这个孩子的能力,来办到他一切能够办到的事,赚取他一切能够赚到的钱。工作也从一开始的按摩发展到真正的除灵,生活越来越有新意。多亏这个孩子,每天的生活都比前一天有少许变化,世界不再是像静止的沙画一般寂然,总算是有了色彩和变化。

这个孩子就是一个触手可得的万能工具,只要好好利用,就能够带领他成为特别的存在。

可是突然有一天,这个孩子说出了不一样的话。第一次,这个孩子反抗了他,不是因为识破了他欺诈的伪装,而是对他一贯的做法做出了不一样的回应。他不再顺着他的话头思考,也不再沉默内向地跟在他身后到各处除灵,也不再以他的话作为正确的标准来摆放。这个孩子变了,措手不及。

原来那套方法行不通了,没法抓住这个孩子了。

一时间,灵幻新隆被突如其来的决裂冲击,无所适从,他去酒吧散心,去偷偷跟着那孩子,想尽一切办法欺骗自己,那孩子并没有多少改变,迟早还会回到自己身边的。

一个总是在欺骗别人的人,有朝一日也会欺骗自己。

但他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成功。

连自己都欺骗不了的人,看不穿别人蹩脚的把戏,终于,他也在众目睽睽下,在全国观众前露出了马脚。

一个显而易见的把戏,却成功将他原本就不掩饰的伪装撕个粉碎。

家门被媒体堵住,出门有记者跟踪,网上全是负面消息,好像那些人同时抛下了手头上的事,将原本浑浊的目光给予他注目礼,用本来就不太灵活的脑子绞尽脑汁地想出诸多批判的话语。灵幻新隆的生活陷入了人人喊打的深渊。

他没有放弃,也没有寻求帮助,一直以来,他靠的都是自己的头脑。他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大人物,就算是利用小孩子,欺骗所有人,他也有独到的办法,无论是出于真心还是保有技巧,抑或他说的话,已经在岁月的磨砺中融合了欺诈的精髓,无法跟里头的真心话分开了。这样的才能,如果他写本书谈谈自己独到的体会,说不定真的能够成为大人物。但他不想止步于此。

就算是个已经脱离学校的大人,步入社会的成年人,他也有成长的渴望,他还想成长更多,成长为他想要成为的那样特别的存在。遇见影山茂夫那时,灵幻新隆以为这个目标总算是到达了他能够奋力触碰的距离,但是他错了。

无论是他,还是那个孩子,都要不停的成长。

如今,他冷静下来,回想之前的种种,往事并非历历在目,很多时候灵幻新隆都不把很多琐碎之事放在心里,但是只要给出一段不长的时间,好好思考,就能够得出答案。就算这个思考的时机不太对——在记者会,这种争分夺秒的情况下,他也陷入沉思,真正去思考,或者说重新认识影山茂夫这个人。

这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懵懵懂懂,向他请求帮助的孩子了,三年时间对于青春期的小孩子来说,就等于成年人的三十年。如果说三年前的影山茂夫是一颗渴望阳光的萌发的种子,灵幻新隆是那穿透泥层的一点光,那么三年来这孩子早就已经钻出地面,认真地看清楚这个世界了,这个时候迎接它的光芒来自四面八方,他没理由仅仅追逐原来的目标。而灵幻新隆也不应该限制他只为自己的私欲,只在自己的周围转。

那孩子,明明那么努力的伸展枝丫,思考自己,改变自己。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开始,每天都能见到不同的生活,每天世界的色彩都不一样,每天都有多出来的变化,而那些新奇的东西,正是这个孩子的成长,从一开始懵懂无知,到后来懂得学习技能,锻炼体能,思考生活。影山茂夫就像是一本读不完的书,以为已经要到结局时,又翻开一个新的篇章。

而他一直盯着僵化的目标,忽视了这孩子的成长。若要说是什么导致了的话,那就是变化一词,这孩子变化了,而他什么都没变化。

是的呀,这个孩子,真的成长了。

原本应该是两人一起成长的,到头来他什么都没做成。

失败的是他这个成年人。

可对于影山茂夫来说,事情并没有这么复杂。他本来就不善言辞,也很少表达感情,自从遇见灵幻新隆以来,他的信条都是两人邂逅那时他说的话,一直以来,这句话都没有出错过,而灵幻也尽其所能地为他解决问题,挡在他面前对抗一次次直面死亡的战斗。

对他来说,灵幻新隆就是生命中特殊的存在。

但是,就算特殊,也不一定意味着正确。有的时候他也越来越能够感觉到,两人之间的分歧。这样的分歧给茂夫带来疑惑,他需要空间来思考这些分歧的来源。

人是会改变的,就算最开始师匠能够理解自己,能够引导自己,也总有一天会改变。

但就算怎么改变,灵幻新隆仍旧是非常天才的存在,拥有影山茂夫一生都有可能学习不来的能力。无论这个人是被人陷害,被人当成笑话,众矢之的,还是陷入无助的境地,都能够化险为夷,轻松地找到解决的办法。影山茂夫坚信这一点,就好像他坚信师匠能够重新理解自己,肯定自己一样。

在记者会上,在聚光之前,他藏在人群之中,听着周围的议论纷纷,终于在良久的沉默中等到了答案。

果然,他还是那个灵幻新隆。就像最初遇见他那样,陌生、可靠,露出真心的笑容,焕发出跟那时候一样的光芒,熠熠生辉,灼热了湿润泥土里面深深埋藏的心灵。

就算是欺诈,就算是利用,又能怎么样呢?灵幻新隆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影山茂夫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这个集欺骗与善良于一体的好人,对着一颗新生树苗,由衷地笑道:你真的成长了啊。

仿佛许久没有后文的故事,在那一刻,抹去了灰尘,不顾一切地翻开来,暴露在阳光底下。

所以说,那个在他即将落入超能力的悬崖、杀意的深渊时,在断桥的彼岸挥着手、笑着告诉他可以逃避的人;那个在初次见面就看出来没有能力,却正派又耐心地教导他该如何利用超能力的人;那个总是耍小聪明解决事情,洋洋得意光明正大地使唤人做事,时不时蹦出几句从心底那名为善良的土壤挖出来的,被茂夫视为宝藏的话语的人,那都是谁啊……

他就坐在那里,被无数眼睛期待着、臆想着、诋毁着。尽管如此,依旧笑着,说出那句话,仿佛在大雨倾盆山崩地裂之后,阳光照耀的世界中,终于在深渊的最底部,挣扎着挖出那颗微小的耀眼的宝石,递给了同样满身泥泞的另一个人。

他们,都被对方祝福着。

世事和缘分的不知名超能力,早就在他们相遇的时候,赐予了无上的温柔与色彩。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