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基生物小肥清

明知自己是文盲
非要瞎个叽吧写

观测者的最终证明【05】

【黑历史】


第五话 鸫一把抱住特蕾莎的大白腿


之前看鸫对特蕾莎那种不咸不淡又不好好说明问题的态度,已经让人很怀疑教育是否出了差错,如今现场目击这种随意勾搭女生(还成功了)和使唤青梅竹马的行为,罗伊·埃舍尔确信了,莫鸫就是个在抱大腿收后宫上很有一套的绣花枕头,双商忽高忽低难以捉摸,哄女生方面完全受了莫测影响,并且得到了他的真传。罗伊觉得很有必要找个时间,跟莫测就儿子的教育问题单独谈谈。

特蕾莎:“不到十分钟,你就抱住一条大腿了。佩服。”

鸫:“要我说的话,还是你的大腿更舒服。”

特蕾莎:“是她的大腿。”

鸫:“不,是你的大腿。”

斗嘴玩腻了,特蕾莎转向玛利亚,问:“你居然肯卖给他情报?他给什么好处你了?”

玛利亚打字:吃不胖的秘籍。

特蕾莎:“……”

特蕾莎转向鸫:“下次这种事就告诉我好了,绝对以死相报带你飞。”

闲聊就此结束。鸫一肚子疑问倾盆而出,碍于玛利亚在身旁不能问更多关于罗伊的事,只好把询问的箭头指向这次演习。特蕾莎和玛利亚一唱一和、你引言我补充、先定论后吐槽的方式很快将问题讲清楚了。演习是既定的,每个月都在这个时间举行,鸫这次是刚好碰上了。每次演习内容有所不同,都是针对每批融合者量身定做的演习。演习场地有好几个,有时候会在太空站或者驱逐舰上,但大多数会在这个圆场进行。这次演习的题目是12个小时之内从这里离开,但没有说明离开的方法,也就是一个自由发挥的演练了。从目前看到的场地来判断,这次无论是单独行动还是团队合作,终归都会与其他人汇合。判断条件首先是地形,这次圆场的格局以三维迷宫,整个场地从上到下都被密集的管道、钢筋和楼道充斥,这里除了其中一个融合者以外,就没有爆发性杀伤能力,要从这里出去必须找到地图。那么接下来,寻找地图和出路,能够猜到演习设计者的目的就是要这么多人为了地图和演习结果自相残杀。地图很可能只有一张,先到先得;演习结果根据行为判定,得出的优劣等级是之后待遇的决定因素。

鸫有些不解,演习结果的优劣是怎么回事。特蕾莎解释道,这个场地到处布满窃听器和监视器,工作人员无时无刻都在记录融合者的一举一动。

“那待遇又是哪一说?”

“表现好的,有进步的有奖励,差的会加强训练和受到惩罚。”

鸫想了想,问:“大概有什么奖励?”

特蕾莎说:“比如说,离开涅特兰大的机会和自由时间。”

鸫一惊:“这个也需要奖励?!你们一直是不允许出去,限制在三区活动的吗?”

特蕾莎点头,除了特殊情况他们基本不会离开涅特兰大,而特蕾莎这次要赢得奖励,是想见男朋友一面。

鸫有些混乱,本来罗伊就没给他多解释什么,还以为日子还能像八年前一样优哉游哉地过,如今了解到其他融合者的情况,才发现一切都跟往日不同了。八年前,他的监护人还是罗伊·埃舍尔的时候,就经常跟在罗伊脚跟后,随着步伐从这个实验室跑到那个办公室,兴奋地看着他从白大褂的口袋里魔法一般摸出不可思议的小东西,每天除了配合研究做实验,就是拉着罗伊从家和涅特兰大之间往返,充实地过好每一天。而现今,他没法跟着罗伊整天转悠,也没可能自由地回家,更不可能撒娇打滚一下就能让罗伊带着他到八区或者六区玩耍。人非,物也非,八年之后的重逢见识到的生活居然变质成这个地步,鸫只想跑去港口部追问飞船的修缮情况,好赶紧的离开。

他气急:“怎么这里的规矩变成这鬼样,还有没有人权?我进来的时候怎么没个靠谱的人说明一下,这是欺诈啊!”

特蕾莎狐疑:“罗伊没给你说清楚吗?”

鸫眼角发红,不知是气的还是委屈的:“没有!他一直在忽悠我!”

不能说是罗伊欺骗了他,只能说他掩藏的好,用跟八年前一样温柔和感情蒙蔽了一个依赖家长的孩子。

首次出航的莫鸫,先是想到了立场和态度不明朗的罗伊,再是想到家里可能连做饭都要靠机器人的莫测,最后就是那个跟他吵了一架到现在还忽冷忽热的弟弟小鸠,顿时一阵委屈泛上心头,很想立刻找罗伊谈清楚,又很想什么都抛开,拉着小鸠就这么开飞船离开算了。

“我把他当父亲,他却欺骗我,还想研究我!”鸫终于忍不住,捂住脸哭哭啼啼,靠在玛利亚肩上抽噎,玛利亚可怜地拍拍他的肩膀,给特蕾莎眼神示意,赶紧安慰鸫要他闭嘴,一大男人哭唧唧真是难看。

特蕾莎听得头皮发麻,只得喝道:“这么大声真的好吗,罗伊可能就在监视那头看着。”

鸫一抹脸把哭颜擦去,立刻换上个猫咪一般凶狠的模样,仰着下巴自豪地说,特蕾莎怀疑他刚才压根没哭:“看着更好,不用再重复一遍了。毕竟这种话,我是没胆儿当面说出来的。”

特蕾莎鄙夷:“外强中干。”

玛利亚吐出个字:怂。

“对啊,不然我为啥要抱你们大腿呢。”鸫承认得坦坦荡荡,还解释得头头是道,“既然大腿们自己送上来,不抱一抱就太失礼了!”

特蕾莎:“……”

特蕾莎:“玛利亚我们走,留他自生自灭吧。”

鸫:“我错了,你们别走啊!”

————

地图的形态有很多种。可能是镶入地图的投影仪,环式、台式、耳钉式终端,又或者是芯片、储存卡一类需要插入手提才可使用的。鸫还提出有可能是纸张形式,那种早就被淘汰的信息记录方式,虽然不能有效率地绘制三维地图,但是把好几个角度的二维图组合起来,总能拼成个直观地图。

高级融合者克莱尔身手敏捷,用拳头砸开了保险箱拿到台式终端地图。火鸦在一个小型爆破之后,从碎石瓦砾堆里摸出断成两截的环式终端,幸运的是其中半边居然能够使用。卡特罗徒手从高热炼炉中掏出了一张被隔热材料保存完好的芯片。歌莉娅手头上虽然没有地图,但只要有人打开地图,将它暴露在光线内,她就能清晰地感知到。莱斯特接住了从天而降的投影仪,鑫在他后头默默跟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不知名的远方。佐伊被遗忘在某个角落,路痴并且玻璃心的他到现在还没从大楼里走出来。

鸫一行三人从一层一直跑到顶层,总算在一个空旷的房间墙壁找到了他们需要的地图,这个地图居然是刻在墙壁上的,需要靠终端一块块扫描分析并且记忆,实在是个巨大的工作量,他们分工合作把所有地图都扫完再分享数据后,浑身疲惫地走进电梯,鸫直接累得蹲在地上,懒洋洋地蹭着摸按钮。按完了打量一番从头到尾都坐轮椅上的特蕾莎,又看看坐到她膝盖上的玛利亚,舔舔发干的嘴唇,小心翼翼地请求道:“请问两位美丽的小姐,你们介意把位置让出来一分钟吗?”

特蕾莎郑重道:“介意。”

“或者你们坐在我膝盖上,我坐轮椅上。”

玛利亚:拒绝。

特蕾莎揽着玛利亚的腰,以教导的口吻再插兄弟两肋一刀:“好了玛利亚,别再说了,不然他又要哭了。”

鸫保持微笑:“你非要在监视器底下说这些?”

特蕾莎也微笑:“那当然,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还不介意把昨晚的事爆出来,让整个涅特兰大都知道。”

鸫阴阳怪气地说:“是不是我得给你奉上扩音器说上一天,才肯给我个位置坐下休息?”

这话刚落,两声终端提示音响起,没等特蕾莎和玛利亚看个究竟,电梯立刻降速,带来一阵剧烈的超重感,鸫赶紧站起来扶住栏杆,同时按住特蕾莎的轮椅把手以免滑动。电梯刚停稳,眼前立刻一黑,灯熄了。

鸫刚想调侃这里的电梯不仅落后还长年失修好调节紧张的气氛,就被一声枪响打断。枪声就在门后,距离电梯还有一段距离,但足够让人判断其危险程度。一时间空气被黑暗凝固住,突如其来的枪声把方才的愉快和轻松砸个粉碎。此时,电梯中,一把陌生女声低声说了句什么,一束灯光冲上顶部,玛利亚手里的写字板居然附带照明功能。高级融合者玛利亚跟特蕾莎一样都由于纳米构造体的关系身体上有少许缺陷,一个双腿无法正常运动,一个声带受损,可刚才明明白白有一把声音,即便压得很低也能够分辨出她说的是“声呐”一词,如果不是特蕾莎,那就只能是玛利亚了。

玛利亚举着灯不方便打字,就做了个上去的手势,鸫立刻了然,抱起玛利亚往上抬,只见她轻松地顶开之前就已经拆过一次的隔板,钻了出去,看了看周围情况之后朝电梯内做了个一切安全的手势。此时,鸫再抱起特蕾莎往上送,特蕾莎双腿无法动弹,要钻出去要费些劲,玛利亚在上头助力一拉,特蕾莎也成功爬上电梯顶。

玛利亚手臂细软却蕴含力量,双手插进门缝中闷下一口气,还没呼出来就拉开铁门。另一头特蕾莎死活没能把鸫拉上来,骂他怎么站在轮椅上也跳不上来,纳米构造体压根就没加强过鸫一星半点的体能,鸫还有开玩笑的心思,一边吐糟自己身高一边喘气。

枪声越来越近,同时伴随的还有皮靴摩擦地面的声音,铁架翻倒的声音,脚踩在铝皮箱的声音,还有踹上罐桶的声音,罐桶轱辘打滚的声音直直朝电梯奔来,以极大的力气撞上电梯门,哐当巨响就在身后炸开,惊得鸫立马松开特蕾莎的手,跳回到地面。

特蕾莎赶紧喊住他,但鸫做个安静的手势,低声叫她关上隔板,跟着玛利亚离开这一栋楼。他会将人牵制在这层,只要她们看准时机从另一边楼梯跑离就不会有问题。特蕾莎骂他疯了,对方是高级融合者,鸫很可能连照面都过不去。

可不管能不能挡住,鸫都已经下定决心,手里仅有的武器是特蕾莎的轮椅,仅有的空间是电梯,门一开,就宣布了战斗的开始。

进攻而来的高级融合者趴到门上,鹰爪般的手指抠进门缝,作势将门拉开。鸫将轮椅举到一个可攻可守的位置,头也不抬地对被玛利亚拉住的特蕾莎说:“轮椅要报废了,叫莫测赔给你吧。”

最后一个字落音,电梯门也被强行拉开,这程度的怪力把铝合金门抓出指印,连同里头的隔层也一块变形破裂。鸫脚跟发力,身体压得极低,猎豹一般冲出去,一时间那个高级融合者没反应过来,硬生生被推回去几米远。鸫举起轮椅在他头上补了几下,混乱中没能攻击到要害,反倒露出腹部和膝盖的破绽,就在攻击的空隙中,被融合者抓住轮椅腿,就势撞向膝盖骨,再朝腹部打几拳。鸫一腿顿软,腹部剧痛,两眼发黑,被踹了一脚之后滑开老远,只庆幸自己没吃太多,不然肯定会不合时宜地吐出来。

融合者扔开轮椅,举起机枪朝鸫一阵扫射,后者一个激灵,爆发出求生的灵敏和力量,滚到柜台后躲起。发现柜台下居然有几瓶便携式煤气,看表还是满的,激光束在头顶飞过,柜台的一面已经被打得焦黑,情急之中已经没有多余的脑力思考为什么这里会有早就被以电力供为能源的太空港淘汰的、仅在地球才会用到的煤气罐,他拧开气口,如同在堡垒中朝外扔手雷的冷兵器战役中一般,一手一瓶,往激光束发射源掷去。没去过地球见世面的融合者不清楚这玩意有多危险,就下意识地开了几枪,打是打中,也引爆了泄漏的煤气。一声击穿耳膜的巨响伴随着气流的热浪翻滚而来,冲击了融合者,也掀翻了柜台之后的鸫。

已经逃到上一层的两位女生也被这场爆炸波及,高热从电梯口卷上来,火焰还没熄灭,电梯就在冲击下彻底断了线缆,从半空中掉落,往下落没五秒,就听到一声恐怖的金属摔裂声。电梯摔后,爆炸也没了声息,下层不再传来枪声。

特蕾莎心惊肉跳,强迫自己冷静之余看向终端,只见刚才那条信息写道:演习任务正式公布,特蕾莎·费勒在莫鸫离开演习场之前必须暗中监视莫鸫,不得出手干预其行为,不得给出任何提示,除非目标人有生命危险,不得插入其中终止其他融合者的攻击行为。玛利亚也打开信息:保持沉默,不参与演习,记录所有人的行为,演习之后以裁判的身份参与评分。而在她们收到信息的前十分钟,其余七个融合者就收到了简单粗暴的正式任务:在规定时间内,阻止莫鸫离开演习场。没有阻止方式的局限,没有关及性命的限制,很显然,在信息发出的这一刻,演习的性质就完全变了。

这是一场针对莫鸫的演习。

楼下,灰黑的烟霾还未散去,被气浪卷起拍到墙角的鸫就醒了,他忍住浑身上下如同骨头碾压一般剧烈的疼痛,踉踉跄跄从废墟中爬出来,一瘸一拐朝紧急出口挪去,身后拉了一道明显的血痕,一些是从腿上的弹孔汩出的,一些是背部划伤中流出,顺着衣角滴下的。他的内衬和裤管已被鲜血染红。

离开时因为伤势他磨蹭了好一段时间,但始终都没有融合者上前补一刀。

他离开之后的半个小时,被正面炸伤的融合者倒在地上,脸庞胸前都已经炸得血肉模糊,暗红的血流了一地,但看地足够仔细的话,能够发现这人的呼吸渐渐恢复正常:组织和器官急速生长,新生细胞替换死亡细胞,肺泡灌入新鲜空气,鼓起、收缩、再鼓起,断开的血管再生、接驳,流入饱含氧气的血液,肌肉和脂肪一层层覆盖在胸腔和骨骼外,胸口焦黑的皮肤脱落,缝补上新的皮肤和毛发。自愈的速度不快,几乎用了一个小时,但是痊愈之后,无论五官还是皮肤都与之前别无二致。

之后,随着一下骨骼的拼接声,他轻松地站了起来,看了一眼终端上的时间和地图,又看了看原本鸫躺着的角落,二话不说,脚步平稳地朝紧急出口走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