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基生物小肥清

明知自己是文盲
非要瞎个叽吧写

观测者的最终证明【重置版】【04】

【黑历史】


第四话 鸫总是想不通他们生气的理由

 

还是那辆小排量杰西卡,只不过里头只有鸫和罗伊,这个时候家里俩人还在呼呼大睡,鸫也抓着安全带不住地点头瞌睡。昨晚因为非要跟抢着跟小鸠睡,被三番四次踢下床,只好哭唧唧抓着枕头到罗伊被窝咬手帕,闹到半夜才去眠,结果一大早太空港广播刚讲完模式切换,就被罗伊捏鼻子弄醒,胡塞了几口早餐,拖进了杰西卡,飞上虚拟航道,直接去往三区的涅特兰大。

鸫一头乱发,迷迷瞪瞪地看镜子,又看看旁边的罗伊,再看看镜子,直接把镜子往夹层里一塞,倒头就睡。罗伊无语半天,从夹层里摸出梳子和剪刀,递到鸫手里让他自己选一个。鸫看看左手的剪刀和右手的梳子,丧气地重新倒进座椅里,唉声叹气好一阵,又睡过去了。

为教育操碎了心的罗伊看不得儿子睡懒觉自己却要开车,一气之下猛踩油门直往高墙冲去,鸫听出引擎声音不对劲,睁眼一看,只见铺天盖地的阴影淹没了他俩,眼前是近在咫尺的高墙,两百米的距离对人来说可能刚好处于视力极限,可对于高速行驶的飞车来说,就是贴到眉毛的距离,不出一秒钟他们绝对会在墙上撞个粉碎!

鸫呼吸骤停,二话不说伸手一摆方向盘,另一手拆了安全带,身体钻过去,脚插进罗伊身下狠狠踩下制动,就着个别扭的姿势将车头往上拉,贴着墙壁向上飞去!车里的物品都因为重力变换往车尾倒,罗伊死死压在椅背上动弹不得,关键是鸫压在他身上,右腿还没来得及伸出来给鸫腾位置就被坐住,体型已经是成年人的鸫差点没给他坐崴。

车身平行墙壁急速而上,所幸墙壁稍有坡度,大大降低了这次紧急拉升的难度。这种贴壁而行的技术十分考验驾驶者的稳定性和心理素质,但开拓者莫鸫哪有那么容易就失手。他跟小鸠曾经擦边飞过了海盗的巡洋舰队领域范围,几颗导弹在旁边飞旋而过,击中后头太空护卫队的防护盾,轰轰烈烈的爆炸映得他们脸庞发红发紫,莫测说这叫好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这不,异常淡定的鸫在即将到达壁顶时松了引擎,飞车减速,在飞出顶部不出五百米就彻底停止,他们经历了一场短暂的失重。

视野从昏暗到豁然开朗,太空港的模拟天空十分到位,那斜穿过大气层的刺眼阳光都让人回想到久远的地球高山天空,鸫拉一把档,按下自动驾驶,从罗伊的大腿下来爬回自个位置,抽出两副墨镜,递给罗伊一副,自己戴一副。这时,失重感消失,驾驶系统找回导航路线,一辆寒酸的杰西卡停在了三区边界高壁上空。

罗伊推推眼镜,伸长双腿,心里一万个幸运,平静地说:“总算醒了吧。”

鸫别上安全带,抿抿嘴想发脾气又骂不出来,最后一个手刀打在罗伊大腿上,连环捶打按摩,舒服得罗伊浑身发抖。结果鸫一个故意,最后一下出了全力,差点没把罗伊锤个断子绝孙。

罗伊强忍着抱大腿的欲望,摸摸鸫的头,说:“是我不对,不该吓你。我的错。”

车缓缓降下来,光线不再那么刺眼,鸫酷酷地摘下墨镜,一边冷哼把散落一地的都捡回来一边梳头发,几下扎了个马尾。

高墙之后的景色是一幅与众不同的辽阔。

达尔文太空港三区,地球联邦尖端科技的集中区,因为大部分区域直属联防部直属科技研发部涅特兰大,因此三区又以涅特兰大为别称。涅特兰大囊括了武器研发、军舰建造、民用科技创新等方面,其中核心部门就是纳米构造体研发部。为了给纳米构造体研发部提供足够的能量和空间,也为了三区外人民的安危和科技保密,联防部在三区边界建立了九面巨大的围墙,把涅特兰大团团围住,他们刚刚差点撞上的就是其中一面。

九面高墙突兀地出现在平地中,远比外围居民楼高出十倍以上,像巨人一般守望着里头的一枪一物。在朝阳下,拉出九个巨大的影子,像是一张巨网覆盖整片大地。鸫离开那时高墙还未有建齐,那时站在研究所里头望,连巨人的头都看不清,现在换个角度,全局一览无余,反倒觉得没有那么宏伟了。“大概是视线受了阻碍。”鸫猜测。

高墙里头的建筑没有居住区和商业区的造型各异,栋栋研究所都是规规矩矩的六边形,由天桥连在一起组成更大的六边形,像蜂巢一般延展开来,布满整个涅特兰大。穿过蜂巢看去,好似有一层更深的膜,那是高低不同的天桥错落有致、阡陌交错组成的奇景。他们驾驶的这台杰西卡飞在半空,简直就是峡谷中的麻雀。

阔别八年的涅特兰大,多年未见的纳米构造体研发部,鸫按捺着激动的心情,迫不及待地在车停到研究所顶楼时就飞奔下来,拥抱久未饱尝的空气。太空港温度设定恒定且宜人,并不会像地球一般高处不胜寒,也没有多余的空气流动。

罗伊领着四处张望个不停的鸫走进顶层的会客厅,朝角落唤一声,一大早就在角落等他们的人应一声,推着轮椅出了阴影。听闻轮椅的嘎啦声,兴奋的鸫立刻惊悚地回首,看清来人大吃一惊,慌张躲到罗伊身后露出半个头。轮椅上的人是个漂亮的金发女孩,双腿因为纳米构造体反噬而行动不便,膝盖上放着终端板,坐姿端正腰身挺直,正是鸫的青梅竹马特蕾莎费勒。昨晚一块吃了家庭聚餐,还因为初恋是否发展正轨和同性恋、性冷淡的解释抽了一顿,餐后唠嗑不欢而散,看这人灰霾的脸色和鄙夷的眼神,果然还没有原谅鸫。只见她灰褐色眸子追着鸫身影划个弧线,停在罗伊后头,抽抽嘴角说:“昨晚你还跟我吹嘘开拓者的勇气和自由民的无畏,怎么今天就泄气了?是不是半夜的时候良心发现,你自觉戳爆了气球啊。”

鸫赔笑:“是我不对,胡说八道惹你生气。”

特蕾莎皱眉头:“这不是我生气的原因!”

鸫:“那是什么?”

罗伊看了眼终端手环,恰到好处地打断:“特蕾莎,带他去演习场准备。”

鸫清楚留下他和特蕾莎独处的结果就是他被踹成球,连忙问:“那你呢?你去哪里?”

罗伊摸鸫的头:“我等会也去演习场,你在那等我。至于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是你跟特蕾莎道歉的机会。”

鸫为难,但看了眼特蕾莎,还是妥协了。

他听从特蕾莎吩咐,推着轮椅走进电梯,按下楼层。特蕾莎抬头问他:“你怎么不说话?”

鸫扭捏半天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道歉。”

特蕾莎翻白眼:“好好回忆昨晚做了什么糟心事,一件件给我数出来道歉。”

那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呢?一回到家,鸫先跟特蕾莎和克里斯汀娜来个亲吻礼,大家各种吹嘘各种拉家常一番,就到饭桌上开餐,餐后鸫负责收拾,特蕾莎坐着轮椅行动不便,只能跟在身后,在厨房享受两人独处的时间。鸫先问特蕾莎呆这里干什么,特蕾莎还未从青梅竹马的初恋中走出来,害羞半天问鸫有没有女朋友,鸫说没有,还补充一句也没有男朋友,现在回想当时这个回答就有明显的暗示,但特蕾莎心花怒放智商跌破十年最低线,完全没有注意到,就鼓起勇气问一句,那我做你女朋友好不。鸫当时就差点没摔了盘子,半口气没喘上来就破音道,这不行,我是性冷淡啊!其实鸫本想说自己更喜欢男生,但在之前跟罗伊和莫测讲了太多性冷淡的话题,一顺口就把话给溜出去了。说出的话就跟手里湿漉漉的活鱼和肥皂一样,还没使力就飞了出去。特蕾莎当即崩溃,跑出去投入克里斯汀娜的怀抱哭诉,半天没完就离开了。人走后,莫测弹鸫鼻子骂,话说的真顺口,练习几次了嗯。鸫有苦说不出,只能一个劲的抱小鸠求安慰小鸠不愿淌这浑水,一巴掌给扇开了。

纠结无能的鸫睡了半晚就被早起的罗伊拽起来,赶到涅特兰大,中途一段强行清醒装逼之事便不必再提,见到特蕾莎,还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莫测和罗伊没有专门教过鸫要怎么道歉,大多数

不过既然特蕾莎要他数糟心事,他就好好地扳开手指数呗。

“全程我都在看小鸠没有注意到你。洗碗的时候一直叫你到外头等没有考虑到你的心情。不知道怎么拒绝你就胡说八道……到现在也不知道怎么道歉。”

“我不是因为这些生气。”

“那是因为什么?”

“我这么容易就回答你能记住吗。”电梯门开,特蕾莎挥挥手,“自己琢磨去,这个话题暂时搁置,现在要到演习场,我先给你介绍一下情况。”

他们出了大楼搭上便捷车,很快就来到演习场。这是一座面积堪比三个足球场的堡垒,无数钢筋混凝土和高强度纤维将他包裹住,同时缠绕上看不见的电线和力场,布满监视器和窃听,一个绝佳的观察牢笼,如同斗兽之蛊。

演习场门口聚集了一班年龄各异的人,他们装束都与普通人不尽相同,和鸫唯一的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是融合者。

融合者是“成功融合纳米构造体并运用的人体实验者”的简称,从全称就能够看出来,他们全部都是为了能够控制纳米构造体而培养的实验者。往他们体内注入一定量纳米构造体,经过契合或者反噬,最终成功融合或者死亡。融合成功全靠运气而非意志或者体质,这让纳米构造体的研究和开发成为一个不定数,就目前的研发程度来看,地球联邦还未能跟上银河碳基联盟的步伐。由于人类的低端生理构造、生命低抗性、道德律约束和综合实力低下,很难像阿普路西菲尔文明一样划出一片小星系隔离区专门来大量研制纳米构造体,也没办法像梅斯文明一般利用全文明生命体达到思想共存状态来融合纳米构造体,只能够靠着脆弱的人体和能够被人类接受的方法研发。纳米构造体蕴含着太多的未解之谜,大多数开发技术都被联盟封锁,人类也只有靠着仅有的技术探索。

根据每个融合者受纳米构造体的“青睐”程度不同,他们也会达到不同程度的融合度,融合度越高越能够有效控制纳米构造体,做到人类无法完成、比现有技术和机器更加高超的行为,比如空气输电。然而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一个融合者能够超过90%这个界限,大多数在20%左右就止步,曾经有一个在档案中被记为“母体”的融合者,融合程度高达94%,却在一次事故中反噬丧生。

融合者的生命由纳米构造体决定,这就是决定融合者意志的信条。为了能够直观的知道融合者的融合程度,判断是否有反噬的可能,并且有效的阻止暴走,纳米构造体研发部开发了一项创世纪的抑制器,芯片植入于融合者脑桥,随时向手环终端和大型总汇终端发送最新数据,若情况有异,芯片立刻对大脑发出抑制指令,让纳米构造体强行进入冬眠状态。简单粗暴,但是非常有效。问题在于,这个技术是在鸫离开太空港之后才实现的,因此这么多融合者中,唯有鸫一人并没有植入芯片。

那么,事情就有些尴尬了。在场融合者包括鸫在内一共10人,其中融合度高级五人,中级三人,低级两人,鸫就是低级中的一人。融合者的级别分类不单单是因为融合程度的高低,还包括了对纳米构造体的控制和稳定程度的评级。这两方面是最主要的判定标准。能够合理使用能力,不会反噬或者误伤他人,能力本身的性质也能够广泛用于实际并且能量强大、持续时间长,那就能够定为高级融合者,能力不出众却能够稳定控制为中级,低级的就是那些仅能稳定却没有半点能力,最多增强体质的。而那些容易反噬的融合者,无论能力强弱,都不会轻易就放出来危害社会,大多数时间他们会单独关在空间站中观察,做着或人道的实验。

鸫被评定为低弱级别,自然是多了一层人畜无害光环。只是,他没有植入芯片一事还无人知晓,除了特蕾莎,其余融合者都认为他仅仅是个新人,对他开拓者的身份毫不知情。

特蕾莎给鸫介绍了另外8位融合者,但因为这些人脸上都戴着冷漠和麻木的面具,一下子让鸫陷入短暂的脸盲,只记得名字而无法对号入座。另外还有几名科研人员检查设备,特蕾莎尽心尽力,难耐就算她口舌如簧,也没法把鸫从涅特兰大统一制服导致的脸盲中拯救出来,鸫窘迫地解释道,他们都长得很有知识涵养,散发出来的知性光辉闪瞎了他一个没上过学的文盲的眼睛。

这话说出来这些制服人都发出似笑非笑的声音,其中离得最近的人边笑边伸出手,同时作一次自我介绍:“我叫银潭,是埃舍尔先生的助手,如果有什么疑问,可以随时来问我。”

这人身材挺拔,脸庞深邃英俊,在人群中显得尤其出众,认真打量之后还是能够记住的。如果他不穿着宝蓝色的单调制服,也不要把头发卷起来,说不定更容易记住。鸫想象一下,因为他是埃舍尔助手,直接代入了罗伊平时的打扮,顿时囧了,赶紧窘迫握手掩饰胡思乱想。

“还习惯太空港的环境吗?”

“啊,对。”

银潭意味深长地笑:“那就好。”

鸫鹦鹉学舌地点头:“嗯,好。”

听了这话银潭笑容扩得大,正要说什么,恰好罗伊乘便捷车来到。穿过鸫的肩膀看到男人踏到地上,银潭的笑容立刻收回去,换上淡漠式普通表情迎上去,把手里的资料递给罗伊,并简短报了情况,听罢,罗伊上前一步,站到10名融合者面前,宣布演习规则。

演习场地是身后这个巨大的堡垒。参与融合者共10人,分别为高级融合者:特蕾莎、玛利亚、克莱尔、火鸦、卡特罗,中级融合者:歌莉娅、莱斯特、鑫,低级融合者:佐伊、鸫。演习内容很简单,就是在12个小时之内随意用任何方法逃离这个堡垒。在不反噬和不伤害性命的前提下,演习不终止。以上。

罗伊指了指旁边正指挥机器人卸货的研究人员,说:“注射安眠之后躺进去,我们会把你们搬进去,醒了就可以自行开始了。”

这话说完,融合者们都往那方向去,唯有鸫留在原地试图追问什么,但罗伊完全没有了之前的耐心和温柔,冷漠地转身而去,跟银潭讨论资料中的缺漏。鸫稍微有些失意,但立刻打起精神,跟上特蕾莎。等完全进入视线的死角,罗伊才抬起眼睛看那孩子的背影,心里发出跟莫测一样又恨又爱的,把雏鹰一脚踢下悬崖的无奈感慨。

鸫怀着莫名其妙又莫名兴奋的心情,躺进了运输箱中,在药物下昏睡过去。若干时间后,他醒了过来,视界不出所料的一片黑暗,从舒展手脚的局限度来看,应该还在箱子里躺着,抬手使劲,发觉箱盖没法推开,显然是鸫提前醒来,工作人员还没有将他搬到指定地点的缘故,鸫没有意见,觉得提前醒来对其他人不太公平,就继续躺着干等。

躺了半小时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不对劲,回忆起罗伊说过醒了就开始演习,才慌张地推打箱盖,可盖子纹丝不动。鸫没有中高级融合者的能力,也没有像另外一个低弱级融合者那样强化肉体,除了融合度那少得可怜的百分比,他跟身体素质跟普通人无异。鸫浑身使劲,拳打脚踢,只听到透过箱子传来的磕声,就没有其他动静。

他有些傻眼了。想起十几分钟前罗伊扫过融合者那个眼神,并没有因为私情会在他身上停留半刻,也没有在演习开始前悄悄给他安慰或者提示。他开始冒汗,手指也发凉。一直以来都被莫测照顾周到的孩子,透过船舷望向遥远的几乎不关己的人世的孩子,总算在刚踏出温室的第一步,被暴晒榨干。

箱内氧气开始减少,他轻轻地喘气,试图冷静下来思考。思考半晌,一脚往箱根一脚踹去,一下短促的金属碰撞声响起,再踹一脚,又是相同的响声。鸫确定了,工作人员绝对把箱子翻了个身,现在以他的视角来看,正上方那面绝对不是盖子,而金属声的方向,盖子应该是在左边,但因为什么东西才顶住没法开启。他继续往箱根那方向踹,沿着那条短短的边从上踹到下,才踢了不到十下,就听到金属声出了变化,再使劲一脚,就踢出了一道倒三角的光。

他从那道光钻出去,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间里头,角落是关住他的箱子,盖子紧贴墙根,怪不得有劲使没效果,拳头跟墙壁对打总不会有好结果。

鸫伸个懒腰,将卷起的一边袖子松下来,露出一个藏在其中的终端环,打开之后立刻拨打特蕾莎终端,不出三秒,特蕾莎接通了。“我以为你已经出去了呢……结果现在才爬出来吗。”她讽刺道,“位置分享给我,我现在过去你那里。”鸫承认自己战斗力和智商均为零,没法独自通关,只能寻找友军,忙不迭地发了个三维坐标给对方。特蕾莎要他在原地等十分钟,如果因为种种原因没法见面。就只得自求多福了。

在等特蕾莎这短短的几分钟,鸫认真查看了整个房间,发现这就是个条件简陋的会议室,连个饮水机都没有。他又往唯一的窗外看,得出了没有地图就别想出去的结论。

藏在角落的针孔摄像头一直在捕捉他的身影,即时给科研人员播放,难耐鸫实在是个坐不住的,查看完会议室之后他就将每张椅子都坐了一遍,把舒服的和已经坏掉了分了类。场外看监控的罗伊自然是无语,只好问旁边的人谁离鸫最近把他调过去汇合,不然就这么让鸫跟特蕾莎碰头成功抱大腿,实在是太作弊。银潭说高级融合者玛利亚可以前去,罗伊揉着眉头点头下令,这头指挥室就调整了程序,让玛利亚正在乘坐的电梯卡在四层,玛利亚只好爬出去,可一个乌龙,玛利亚没往会议室那头去,而是直接爬到了楼外,只见她手脚在水管和窗梁上保持平衡,像猫一样往下退。

眼看就要远离会议室,鸫却福至心灵地开了窗,探头往下一看,惊喜道:“哇,居然有人在这里!”

玛利亚抬头看,双手抓着窗沿,一脚悬空一脚骑在水管上的姿势有些不太雅观。

“看你爬的很辛苦,要不要上来歇会?”

玛利亚碧眼里头尽是疑惑和警惕,却又不敢轻举妄动,生怕鸫从窗口搬出张椅子砸她。

“我叫莫鸫,你是玛利亚对吧,应该没记错,你的金色大波浪头发很抢眼。”鸫微微一笑,很是人畜无害,“知道怎么出去的话能捎我一程吗?我太弱了,还被个坑儿子的人扔到这里,什么都不清楚,谁都不认识,你能帮我定涌泉相报。”

玛利亚得出这人是个拖后腿的,懒得理他,将悬空的腿往下方的窗檐伸。

鸫依然笑眯眯:“如果你肯帮我的话,等出去了,我就告诉你怎么吃都不胖的秘籍。”

玛利亚抬头,眯起双眼,沉默良久,突然起跳,后劲力踹烂了水管,但成功跃上一层,稳稳地落在鸫的窗沿上,手抓着窗框扶好。

她一手端出个巴掌大小的写字板,上面自动生字:成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