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基生物小肥清

明知自己是文盲
非要瞎个叽吧写

观测者的最终证明【7】

【黑历史】


第七话 比惨大会

 

莫测对着终端视频通讯:“你能明白那种痛苦吗,儿子跟着别人跑了,还是被我一脚踹出去的。”

威拉德·苏在另一头呵呵冷笑:“那你能理解,女儿暗恋已久的欢喜冤家被天降美女收走的痛苦吗?”

“……”莫测咽了口唾沫,“好的,你更惨,你赢了。”

“根本不想在这种事上争个输赢好吗?!”

洗完澡的鸫正前往厨房找宵夜的路上,经过莫测房间往里一探,问:“怎么了?”

“没什么,在跟你大舅伯讨论教育问题呢,他女儿暗恋的青梅竹马被猪拱了。”

“好吧,闻着伤心见者落泪。”鸫撸一把湿漉漉的头发,“尽早说清楚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没有抓住时机也是失败的关键。”

“行行行,知道你有特殊的恋爱技巧了。现在大舅伯是想怎么安慰女儿好吗?”

“嗯……对比造成伤害,可以看看青梅竹马的现女友怎么样,肯定会有差距的……”

莫测激动万分:“说得好啊儿砸,对比起来如果差得远,那你女儿还有机会啊大兄弟!”

鸫淡定把话说全:“那就可以让他女儿死了那条心。”

终端那头的威拉德喷了一桌水,妻子弥乃在后方经过,一脸嫌弃。

“我就随便说说,你们别信哈。”鸫调皮的嘿嘿笑,飞身而逃。

这熊孩子走后,两人父沉默良久。

莫测:“……我教育欠佳,我承认错误。”

威拉德:“不,他说的很有道理,我这就去查。”

莫测:“我相信你女儿手头上已经有很多资料的。”

威拉德:“……废话,我就是在女儿终端上查的资料。”

莫测翻个白眼,想穿过网络捏碎另一头男人的脖颈。

“找到照片了。”威拉德拉出一张,说,“长得真漂亮,女儿没机会了嘤嘤嘤。”

照片上的人跟融合者玛利亚一模一样,莫测当即喷了一嘴唾沫。

————

融合者玛利亚,全名玛利亚·安提莎,由于纳米构造体融合反噬导致声带受损,只能靠智能写字板与人交流。在还没有厌烦与人交流之前,哑巴的内心戏通常都异常丰富,正如现在的玛利亚,她连电子板都没有端着,满脸风尘仆仆的不耐烦。

大半夜从家里偷溜出来的鸫随便套了件运动衣,盗取罗伊的终端就跑出来跟她接头,一眼看上去以为是个偷了钱包的流浪汉,吓得玛利亚差点没脱下鞋子甩过去。鸫觉得自己长得肯定没有那么抱歉,厚起脸皮自诩为人畜无害善良儿童,玛利亚呵呵冷笑道,你小子还没我男朋友身娇腰软易推倒。

鸫大惊:“你有男朋友?!”

玛利亚:『干嘛这么吃惊。』

鸫:“我以为是特蕾莎。”

玛利亚:『……』

鸫:“当我没说。”

深夜的研究所沉寂如水,墙角微弱的应急灯光仅仅维持着可见程度,那些留守下来做实验的都转移到地下层以节约资源,整栋大楼陷入沉睡之中,唯有清洁、巡逻机器人按着既定路线坚守岗位。

玛利亚带着鸫来到103层,刷开了高强级融合者训练门。

高强级融合者的训练中心跟低弱级的完全不一样,没有任何体能健身设施,有着是一台台培养箱和琳琅满目的脑桥仪,它们相互连接,直直通向训练场深处,八条耸入天花板的巨大液柱屹立在那里,每条都有五人抱宽,灌满了莹绿色的粘稠液体,里头闪耀的光点全是游离的纳米构造体。一进门,鸫就被这场面震撼到,他第一次见到那么高的天花板,天花板上还像地球的钟乳石山洞一般垂挂满电缆和不知名的纸片……鸫眯起眼睛,愕然发现那是由冬眠的纳米构造体凝结成的悬浮晶片,它们像雪花一样轻盈纯洁,又如同达摩克里斯之剑一般刻满了人世的诅咒。

这是一个给融合者巩固精神的场所。

鸫小心翼翼地跨过地面的线缆,玛利亚打开了一个培养箱,让鸫好好瞧个够。

『融合者的遥感和精神交流依靠纳米构造体,这仪器就是提供一个环境,把纳米构造体的载体作用放大,好让科研人员探究出融合者到底是如何与纳米构造体建立联系,如何利用纳米构造体,如何跟别的融合者交融。』

鸫说:“就是研究融合者和普通人类到底有什么区别。”

玛利亚手指在终端上一顿,不置可否。

鸫看出玛利亚的窘状,连忙不着痕迹的道歉:“抱歉,非要你带我来一趟,我只是很好奇。而且,通常我休息不足的时候脾气都会很大。”

『其实你不一定要选择这个时候来,你跟罗伊说一声,或者叫特蕾莎帮个忙,你也可以光天化日大摇大摆进来。』

“不可能,罗伊觉得我这个低弱融合者不适合到这里,容易受到高强级的干扰,特蕾莎的话……她肯定嫌我麻烦。”

『那我抽出时间,特别是在深夜这种尴尬的时间段,离开我男朋友的被窝,冒着险带另一个男人破坏规矩进入训练场,还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是不是该感谢我?』

“对,万分感谢。”

『作为报答,跟我说说你跟银潭发展到哪里吧。』

玛利亚理直气壮的气势透过文字扑面而来,霎时间鸫从耳根红到了脖子。

自上次跟到他家睡了一次后,鸫就再也没见过银潭,仅仅是在终端上通过话。银潭的工作本来就多,为了可以赶上鸫的生日,他硬生生把日程全盘提前,好在生日之后整星期地陪鸫游玩,鸫自然没有理由去打扰他。另一方面,鸫也被罗伊严重警告,强制禁足,每天只得像个住在深闺里的怨妇一样通上几句话,就立刻被吃醋而愤怒的小鸠强行打断。

所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多余的发展。

玛利亚鄙夷道:『真无聊。』

鸫点头:“是啊很无聊,你的恋情肯定更精彩。”

玛利亚:『确实,里面加入了三角恋抢夺成分,还有明明是我先的白学成分,比你复杂。』

鸫:“……”

玛利亚删掉上一句话,又写道:『要不要试试这个交流仪?』

“……”鸫差点没能接受这么快的话题转变,“可以吗?”

『有什么不可以呢,躺进去,启动,就可以了。』玛利亚说着还推开了旁边一台的滑盖,『我会跟你一起进入精神交流,好在捅出什么幺蛾子之前阻止你,不过低弱级的应该不会搞出反噬之类的大问题。』

鸫听话地躺进去,就像躺进一个摇篮一般乖巧,玛利亚拉上滑盖,在光线消失的最后玛利亚写了句交流限时30分钟。

之后玛利亚也躺进另一台里,滑上盖子。

电流的声音顿时变大,两台交流仪连接的巨液塔逐渐变色,里头的纳米构造体逐渐振动起来,组成一个个圆环。

这时,交流仪自动滑开,鸫坐起来,走到液塔前,修改了里头的圆环,变成了双螺旋状。

鸫环顾四周,露出莫名的笑容。

这些培养箱看起来就像是中世纪供给吸血鬼的棺材,上面镶满了宝石和玛瑙,却被大地之木缠绕,汲取里头融合者的养分,传输给后面屹立不倒的神谕形象般的巨大液柱。

却传播魔鬼的声音。

他迈着轻快的步伐迅速离开,来到走廊,从窗口纵身跃下。

————

深夜的屋里,小鸠踱着小步来到房门前,里头的床上是空的。

小鸠莫名愤恨,扑到床上翻来覆去,对着枕头一阵拳打脚踢。

半小时之后终于打累了,只好踢开被子钻进去,卷成一个团,一边赌气的骂着什么一边入睡

————

鸫稳稳落到桥上,像猫一样保持平衡。

研究所每栋楼都会在85层建立一条天桥,连接旁边的大楼,方便联络,也可以在紧急封锁时缩回。这些天桥将整个研究所连成一片,像蜘蛛网一般覆盖了整片三区。

鸫就站在其中一条、连接了S和D楼的天桥顶上。

三十分钟,开始计时。

他如同飞鸟般奔驰,极速冲向D楼,在离楼声还有百米之遥时就离开天桥,从上面纵身跳下,双脚伸前调整重心,同时放大磁力,吸附在楼墙上。

亚连卡洛斯的办公室在72层,鸫在这跳跃中分毫不差地落到这层的窗台上,顺利撬开窗卡,溜了进去。

一路上都非常顺利,不像上次有不懂说话、不识落地的非人类捣乱。

他到了办公室,立刻链接终端,开始计算机解锁。这段时间他一直跟银潭请教新算法,终于把解锁速度提升为原来两倍,解锁时间减半。

解锁这段时间,鸫的注意力被桌上的相册吸引,便拿起来翻开了。

相册一开头的固定照片是银潭的毕业照,一身锈满红花的黑礼服,手里捧着水晶纪念证书,脸上是比现在要更加年轻的笑容。之后是一些莫名的风景照和仪器以及代码的照片,拍摄技术明显不如第一张,鸫怀疑第一张毕业照之所以光线镜头都那么恰到好处,肯定是在校内毕业榜上抠下来的。

相册的最后是几个科研人员的合照,年轻的罗伊身在其中,旁边是一个同样年轻的清秀男子,鸫在罗伊的床头相册中见到过同样的人。

密码破译完毕,鸫把相册放回原位,重新把注意力放回计算机上。

不出二十分钟,资料阅读完毕。还原现场,鸫赶紧原路返回。

回来刚躺下,30分钟的限时就到了,鸫装模作样推开滑盖,伸个懒腰。

玛利亚也下了地,朝鸫举出写字板:『我跟高级、中级的融合者交流过,从来没有见过跟你一样无聊的交流。』

鸫:“……”

玛利亚:『我还以为能够目击激情动作戏现场呢。』

鸫:“……”

鸫哭笑不得,庆幸自己改了交流轨迹,做了个临时代替品放在交流仪中,逃过了被观赏动作戏的命运。

————

研究所久留不得,两人鬼鬼祟祟走出来就分别了。从窗口跑路的鸫原路返回,弓起背接住腰的力量轻巧地落回房中,正想甩了外套直接睡,发现一个小山包团在床上,硬生生顿住了脚步。

小鸠睡得很安稳,露出个毛茸茸的头,小手搭在枕头上,像个婴儿一般乖巧。

鸫心里暗暗一惊,虽然不知道弟弟为什么突然睡在这里,可心里暖洋洋,被玛利亚冷言嘲讽过的心顿时得到了治愈。

他按捺下扑上床去又亲又抱的冲动,在衣柜里翻出一套新睡衣,悄悄步去客厅换了。小鸠不喜欢床上有异味,流了些汗的衣服自然不能穿着去跟他睡。换好他又悄悄去罗伊房间,把终端放回原位。

返回卧室,他小心翼翼地攀上床,掀开被子,努力把自己塞进去,就着一个僵硬的姿势躺在了弟弟背后。

这床本来就不是双人款,如今小鸠睡在床中央,人再怎么缩小,都没法保证能睡着一半在梦中把自己给翻到地上。

正琢磨要怎么在不惊醒弟弟的前提下将人平移过去,小鸠就梦游一般自觉的让出位,同时翻过身跟鸫面对面,缩成一团在他怀里拱了拱,梦呓道:“去哪里了?”

鸫有问必答:“去确认一些东西。”

“结果呢?”

“不出我所料。”

小鸠嗯了一声算是应了,没再说话,没过多久,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鸫松了口气,紧绷的身体顿时放松下来,放在被子外的手总算可以如愿以偿地摸到弟弟的头,毛茸茸的后脑勺手感极佳,配上小天使一般恬静的睡颜,简直让人欲罢不能。足足几个月都没能摸到弟弟,这次终于能够补回来,他像犯毒瘾一样一边揉一边嘿嘿痴笑,仿佛身处天堂,脚下全是满目琳琅的食物,无数个身着白袍、扑腾着小翅膀,笑得纯良美好的小鸠向他涌去,一个接一个扑倒,叠成一座小山。

鸫愉悦非凡,心满意足,想印下一记安眠吻,纪念这效果一次顶十次的揉弟弟事件,装睡许久的小鸠终于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在嘴唇例他脸仅有一厘米之遥时,一巴掌甩上去,将鸫掀翻在地。

他义愤填膺,扑上去补两脚,踹完了嘴里嘀咕着什么,回了自个房间关了门。

鸫捂着脸重新爬上床悲痛欲绝地钻进被窝,嘤嘤嗡嗡个没完,天快亮了才睡了过去。


评论

热度(5)